咨詢律師 找律師 案件委托   熱門省份: 北京 浙江 上海 山東 廣東 天津 重慶 江蘇 湖南 湖北 四川 河南 河北 110法律咨詢網 法律咨詢 律師在線 法律百科
我的位置:110網首頁 >> 資料庫 >> 案例分析 >> 查看資料

應重視夫妻“無形共同財產”的立法保護

發布日期:2013-02-06    文章來源:互聯網
[引子]

  20世紀70年代,筆者尚在野戰部隊的政治部門任干事時,恰遇川籍戰友楊某夫妻離婚。楊時任機槍連連長,4年前與成都護士劉某結婚。婚后不久劉考上醫科大學,楊全力資助妻子劉某攻讀學業。可劉在大學期間又與校友戀愛,畢業后取得醫師資格即雙雙遠飛,劉起訴離婚。楊大為惱火卻又無可奈何,在有苦說不出的狀態下,請求法庭判令劉某返還其供給的部分費用2萬元,被法院判決駁回。人財兩空的下場,楊痛苦不堪,無法忍受,在無法解脫的情況下,被迫退出現役。

  [求證]

  當時,盡管任政治干事的筆者能說會寫,卻因為與法律未曾謀面,故無法評價法院的判決對錯與否,但給筆者的感覺是:老楊太冤,太可憐。同時,這件事也使筆者覺得,法律這東西高深莫測,有機會得留心研究一番。兩年后的1981年,由于筆者在對越自衛反擊戰中身負重傷,已不太適應野戰部隊快速機動的工作性質,于是要求轉業到地方工作,在“轉業自愿”欄內鄭重地填上“法院”二字。當筆者如愿以償的轉業到川東(現在的渝東)基層法院工作后,一直沒忘掉老楊憂傷與無助的眼神,于是筆者邊工作邊留神這類事,尤其注重離婚案件的收集與探究,并經常找司法老兵們請教,但得到的答復是:唯一救濟辦法是申請再審,但難度有二,一是目前尚無這類政策性方面的規定,二是尚未發現類似判決的先例。后來,筆者考上了全國法院干部業余法律大學(簡稱“業大”),認為解疑的機會到了。但3年“業大”學成畢業,老師和同學們都未能答出一個準確的結論性看法,以致緊接不久1年半的國家法官學院培訓,也未能得到理想之求證,仍然是一無明確規定,二無先例。后來時間一長,這件懸疑也就慢慢地淡下來了。

  [案例]

  2009年的第1期《中國審判》,刊登了江西宜春中院鐘良生法官撰寫的題為《夫妻無形化共同財產的審判思考》一文,表明“審判中出現了這個問題”,故筆者確信非為杜撰,確系審判實例。案情輪廓如下:

  某對結婚不久的夫妻,婚后積蓄了共同財產6萬元,用2萬購置了家庭必需品,余款4萬元全為男方自費攻讀醫科大學而花費。男方拿到文憑并取得醫師執業證書后,即向法院起訴離婚。最后,法院判決離婚,并在分割2萬元共同財產時照顧了女方。女方因男方讀書用去4萬元而取得醫師資格,提出男方讀書這4萬元應該分割,從而提出了法律是否保護夫妻“無形化共同財產”的問題。

  同時,該文介紹了美國與此案相同的一個案例:某獲得醫師執照男子與妻子離婚,雖夫妻共同財產無幾,但法院照樣判決男方支付女方一筆數額相當大的財產,其理由即是男方利用女方對家庭貢獻取得了日后能夠獲得高額收入的醫生執業資格。兩個性質相似的案件,為什么法院判決的結果卻截然不同呢?這是因為美國法律承認夫妻共同財產的無形化,而我國并沒有對夫妻共同財產的無形化作出明確的規定。據此,筆者推斷,該文所介紹的“審判中提出了這個問題”的審判案例,已有了判決結果,那就是女方所主張的男方攻讀大學用掉的4萬元應當分割之請求,已被該案判決所駁回。筆者空喜一場,深感失望與遺憾。

  [評析]

  筆者比較傾向于鐘法官的觀點,并簡述理由如下:

  首先,夫妻“無形共同財產”源自于夫妻有形的共同財產,兩案皆同上列兩案雖為時間跨度上長達30年的離婚案件,卻有不少共同之處:都是共同財產助一方攻讀醫科大學;都是一方攻讀有成獲得醫師資格后起訴離婚;都是法院判決準予解除婚姻關系;都是資助方主張夫妻“無形共同財產的請求被判決駁回。略有不同的僅在于,前案楊連長用自己的工資收入資助自費讀書的妻子,后案的妻子用共同生活的4萬元幫助丈夫完成學業,但從本質上講,兩案都是夫妻關系存續期間的有形共同財產造就了完成學業者的無形共同財產。深造者由于經過深造上升為上等人,資助者經過苦心資助淪落為下等人,拋棄成為無情之現實。人們想不明白,冷漠之法無動于衷。如果說前案發生在20世紀80年代,因計劃經濟形成的法律虛無尚能諒解,那么后案發生于21世紀,改革開放了數十年,國家法治大步前進了數十年,居然仍未旁及這類離婚訴訟案件的死角,實乃法治之悲哀,訴訟弱者之悲哀!

  其次,夫妻有形共同財產可以演變為夫妻“無形財產”,但卻不能改變夫妻共同財產之本質。

  筆者贊同鐘法官關于夫妻共同財產演變的三種方式,即消費、處分和轉化。現實生活中,夫妻共同創造的財產,消費為主渠道,財為生活所用,自當通過消費以解生活之需。但是,消費并非使所消費之物絕對消滅,比如本案中的攻讀學業,近似于智力投資,此類消費并非通過人體內臟功能排泄,而是通過投資的造化提升生存能力,并為今后的物質生活創造了條件。處分,在夫妻共同生活中對共同財產的處置,屬常態性方式。而轉化,正如鐘法官所言,夫妻財產看似不可逆轉地消耗掉了,但其實質是為創造更大價值打下基礎,提供可能。比如前案中楊連長的妻子劉某,因丈夫的資助使她由一個不起眼的護士完成醫科大學學業并獲得醫師資格,身價倍增;后案的丈夫在妻子的無私幫助下用掉夫妻積蓄4萬元完成醫科大學學業而取得醫師資格,同樣身份倍增,有形的夫妻財產在他(她)們在身份倍增之時提升了生存能力和謀生手段,從而實現了有形財產向無形財產之轉化。此時,財產之無形連接著有形,反映著有形,體現著有形。沒有夫妻有形之共同財產,則無法造就夫妻之無形財產。

  再次,夫妻“無形共同財產”具有可訴性,屬于離婚訴訟中應當處理的財產事項從上列實例的分析說明,足可讓人們理解到夫妻之間有形的共同財產是如何在人們的不經意中轉化為夫妻無形財產的。這種轉化之現實可以提醒人們從中探明更深層的問題。

  其一,攻讀學業的人的一切開支并非其打工所掙的外快,是他(她)一人在消耗夫妻雙方的共同財產。而隔在大學校門之外的另一方之所以無私的供其讀書,全念在夫妻感情上,向往今后學業成就給家庭帶來幸福而絕不是希望帶來災難。這也正是社會公眾輿論所不能容忍的關鍵所在,歷史上的“陳世美”臭名昭著,現代陳世美也如同過街老鼠,名聲好不到哪里去。

  其二,婚姻關系存續期間的夫與妻,無論攻讀學業還是守家勞動,僅為分工不同,都是在建設這個特定的家庭。學業攻讀成就了屬其應盡之責,守家勞作者未必就低他(她)三分,這是最起碼的社會主義婚姻家庭觀念。為什么我國婚姻法規定,夫妻關系存續期間的一方收入所得為夫妻共同財產,這實際是承認家事勞動的法律地位,使男女平等的原則在夫妻關系上得以貫徹。如果攻讀學業者一成功就違背夫妻應當互相忠誠的原則另尋新歡并提出離婚,無棄于另一方動用夫妻共同財產造就了一個家庭敗類。如果離婚之時忠誠守家者連他(她)付出的本屬于自己的財產部分都不能獲得法律的支持,則必將在民眾中喪失法律存在的根基。

  其三,離婚訴訟中涉及財產分割必須堅持離婚主體的利益平衡原則。就本文提及的前后兩例離婚案而言,因一方攻讀醫科大學,致使原本恩愛的夫妻各居一方。當一方獲得醫師資格提升了生存技能時,另一方居家勞動,身價毫無改變;一旦雙方離婚后,有技能的人能夠優勢發展,憑借自身專長為自己一方創造幸福;無技能的人付出了共同財產卻得不到回報,且仍然只能過著“面朝黃土背朝天”的日子。這種在離婚問題上的利益不平衡,違反了社會的公平原則,違反了社會主義家庭成員平等的原則,違反了權利與義務相一致的社會分配原則。是嚴重脫離實際的,也是與社會主義法治相背離的。

  后語

  其實,上列兩例案件,在全國時有發生,并非個別現象。盡管在現階段尚未達到普遍之狀態,但其影響力不可低估。事實上,這類案件基本成為法律與道德的綜合性案件。一方在攻讀學業之時,心安理得享受著共同財產的支配消費,學業一成身價一升即不顧對方的資助與感情,另尋新歡起訴離婚,自己的專長終身受用,全不顧對方的終身痛苦,這是一個品質和道德問題,另一方面,法律尚未發展到能夠顧及各個社會死角的程度,以致使道德不良之徒反而在經濟上占了大便宜,從而降低了公眾對法治的信念與信心。愚以為,如果說“不允許任何人從自己的錯誤行為中獲得好處”,是一個古老的自然正義法則,那么“任何人不得由自己的不道德行為獲得利益”應作為現在司法正義之法則。在鑒于此,筆者認為,借鑒國外先進經驗有其必要性,但關鍵在于完善立法。在時下立法條件尚不成熟情況下,最高人民法無論基于國家權力機關授予的司法解釋權,還是基于其對全國地方各級法院的業務指導職責,都應當著手在全國摸底調研,收集各地反映和探討解決辦法,在調研基礎上作出相應的司法解釋,以便統一指導各地類似的審判實務操作,以充分有效地保護離婚訴訟中弱者的合法權益。

  (作者單位:重慶市奉節縣人民法院)
來源:中國法院網
沒找到您需要的? 您可以 發布法律咨詢 ,我們的律師隨時在線為您服務
  • 問題越詳細,回答越精確,祝您的問題早日得到解決!
發布咨詢
發布您的法律問題
推薦律師
畢麗榮律師
廣東廣州
陳曉云律師
北京海淀區
馮程律師
山東濟南
唐海洋律師
重慶江北
易冬生律師
廣東深圳
王麗俠律師
河南鄭州
陳尚杰律師
江蘇南京
胡律助律師
四川成都
何江律師
湖南長沙
熱點專題更多
免費法律咨詢 | 廣告服務 | 律師加盟 | 聯系方式 | 人才招聘 | 友情鏈接網站地圖
載入時間:0.02187秒 copyright?2006 110.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110.com
日本色情视频,高清日本色情影片 苍老师的全部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