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詢律師 找律師 案件委托   熱門省份: 北京 浙江 上海 山東 廣東 天津 重慶 江蘇 湖南 湖北 四川 河南 河北 110法律咨詢網 法律咨詢 律師在線 法律百科
我的位置:110網首頁 >> 資料庫 >> 案例分析 >> 民商類案例 >> 交通事故案例 >> 查看資料

如何認定損害賠償調解書的效力

發布日期:2019-11-01    作者:郭輝律師

  核心內容:交通事故損害賠償調解書的效力是怎樣的呢?為了讓廣大朋友對交通事故賠償調解書的效力有所了解,下面就為您介紹。
  【基本案情介紹】
  201264日,被告譚某駕駛重型貨車從龍勝駛往桂林,由于雨天路滑,貨車嚴重超載,導致剎車失靈,碰撞山體后側翻,直接撞向相向正常行駛而來的呂某駕駛的兩輪摩托車,造成呂某與車上乘客李某當場死亡的重大交通事故,經交警大隊認定,被告譚某負全部責任,呂某和李某無過錯。2012610日,在交警大隊的調解下,李某的丈夫原告粟某及親屬李某琴與被告譚某之弟譚某明達成了一份交通事故損害賠償調解書,雙方約定了相關的賠償事宜,雙方簽字后生效,賠償事宜按調解書進行。之后由于原被告雙方就賠償事宜存在爭議,2012823日,死者李某之父李某旺,母親馮某及丈夫粟某,女兒粟某欣為原告訴至法院,被告主張已經與死者的丈夫和親屬達成了交通事故損害賠償調解書,應當按交通事故損害賠償調解書進行賠償。原告認為死者的丈夫與案外人并沒有得到所有原告的書面授權,與被告之弟簽訂的調解書在沒有其余三名原告的追認下,屬于效力待定。
  【分歧】
  一種觀點認為,死者的丈夫與被告方簽訂的調解書是有效的,在交警隊的主持下系雙方真實意思的表示,調解書的效力是有效的。
  另一種觀點認為,原告粟某并未取得其余三原告的書面授權,與被告之弟簽訂的調解書只對粟某有約束力,對其余三原告并沒有約束力,該調解書在其余三原告沒有追認的情況下,屬于效力待定。
  【評析】
  筆者同意第二種觀點,該調解書的效力待定。
  首先,交警大隊主持下達成的調解書不僅不是人民調解,雙方當事人達成調解協議書時該案尚未進入訴訟程序,更不是法院主持下的調解。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調解法》第二條的規定,本法所稱人民調解,是指人民調解委員會通過說服、疏導等方法,促使當事人在平等協商基礎上自愿達成調解協議,解決民間糾紛的活動。人民調解的人民調解委員會主持調解,而本案中的是交警大隊主持,所以交警大隊主持達成的調解并屬于人民調解。根據《人民調解法》三十三條規定,經人民調解委員會調解達成調解協議后,雙方當事人認為有必要的,可以自調解協議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內共同向人民法院申請司法確認,人民法院應當及時對調解協議進行審查,依法確認調解協議的效力。人民法院依法確認調解協議有效,一方當事人拒絕履行或者未全部履行的,對方當事人可以向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所以只有經過人民法院司法確認的人民調解協議書,雙方當事人才按調解協議書履行。
  其次,本案中達成的調解協議書只有粟某一人的簽名,并沒有其他三名原告的簽名,粟某也沒有取得其余三名原告的書面委托。根據《民法通則》第六十五條之規定,民事法律行為的委托代理,可以用書面形式,也可以用口頭形式。法律規定用書面形式的,應當用書面形式。本案中,粟某的代理行為屬于應當用書面形式授權,而粟某并沒有得到其他三名原告的書面授權,屬于無權代理行為。根據《民法通則》第六十六條的規定,沒有代理權、超越代理權或者代理權終止后的行為,只有經過被代理人的追認,被代理人才承擔民事責任。所以粟某的代理行為只有經過其他三名原告的追認,才能具有效力,否則僅僅屬于效力待定。
  結合本案,交警隊主持達成的調解協議不屬于人民調解的性質,也不是訴訟程序中的調解,亦不具有民事合同的性質。同時,在調解時,原告栗華生及李某琴并無原告李某旺、馮某及粟某欣書面授權委托,事后亦未獲得原告李某旺,馮某及粟某欣的追認,所以交通事故損害賠償調解書屬效力待定,對原告李某旺、馮某及粟某欣不具有約束力,所以被告提出的抗辯缺乏法律規定,不應當支持。
沒找到您需要的? 您可以 發布法律咨詢 ,我們的律師隨時在線為您服務
  • 問題越詳細,回答越精確,祝您的問題早日得到解決!
發布咨詢
發布您的法律問題
推薦律師
趙江濤律師
北京朝陽區
李建成律師
北京朝陽區
王遠洋律師
湖北襄陽
年遇春律師
廣東深圳
王高強律師
安徽合肥
陳尚杰律師
江蘇南京
陳鎧楷律師
四川成都
孫超律師
河南信陽
熱點專題更多
免費法律咨詢 | 廣告服務 | 律師加盟 | 聯系方式 | 人才招聘 | 友情鏈接網站地圖
載入時間:0.01875秒 copyright?2006 110.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110.com
日本色情视频,高清日本色情影片 苍老师的全部视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